久久99精品国产欧美成人高清观看|国产精品女同一区二区久久夜|亚洲国产一区二区在线观看|精品国际久久久久999

    <address id="bd55h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form id="bd55h"><nobr id="bd55h"><nobr id="bd55h"></nob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bd55h"><form id="bd55h"><nobr id="bd55h"></nobr></form></form>
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bd55h"><nobr id="bd55h"></nobr></form><address id="bd55h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南京招標投標云網 南京招標投標協會主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- 誠信建設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國平:我們是否擁有誠信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17-12-05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國平:我們是否擁有誠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17/11/27|來源:中宏網|專欄:誠信大家談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日市場經濟的環境中,國人普遍為誠信的缺乏而感到苦惱。商界中的人對此似乎尤有切膚之痛,前不久央視一個節目組向百名企業家發卷調查,征詢“當今最缺失的是什么”,答案就集中在誠信和信任上面。其實,消費者是誠信缺失的最大和最終受害者,只因處于弱勢,他們常常無處訴說罷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此看來,誠信的缺失,以及隨之而來的信任的缺失,已是公認的事實。這就提出了一個問題:我們是否曾經擁有誠信,如果曾經擁有,又是在什么時候缺失掉的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image.png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翻閱一下嚴復的文章便可知道,至少在一百年前中國人并不比現在更厚道,當時嚴復已經在為中國人的“流于巧偽”而大感苦惱了。所謂巧偽,就是在互相打交道時斗心眼,玩伎倆,占便宜。凡約定的事情,只要違背了能夠獲利,就會有人盤算讓別人去遵守,自己偷偷違背,獨獲其利,而別人往往也如此盤算,結果無人遵守約定。他舉例說:書生決定罷考,“已而有賤丈夫焉,默計他人皆不應試,而我一人獨往,則利歸我矣,乃不期然而俱應試如故”;商人決定統一行動,“乃又有賤丈夫焉,默計他人如彼,而我陰如此,則利歸我矣,乃不期然而行之不齊如故(《論中國之阻力與離心力》)?!睂θ鲋e的態度也是一例:“今者五洲之宗教國俗,皆以誑語為人倫大詬,被其稱者,終身恥之?!蔽┆毼覀兎炊耙哉N為能,以信為拙”,把蒙騙成功視為有能力,把誠實視為無能(《法意》按語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讀到這些描述,仍不免汗顏,會覺得嚴復仿佛是針對現在寫的一樣。一百年前的中國與今天還有一個相似之處,便是國門開放,西方的制度和思想開始大規模進來。那么,誠信的缺失是否由此導致的呢?嚴復不這么看,他認為,洋務運動引入的總署、船政、招商局、制造局、海軍、礦務、學堂、鐵道等等都是西洋的“至美之制”,但一進到中國就“遷地弗良,若存若亡,輒有淮橘為枳之嘆”。比如說公司,在西洋是發揮了巨大效能的經濟組織形式,可是在中國即使二人辦一個公司也要相互欺騙(《原強》)。所以,原因還得從人們自己身上尋找?,F在有些人把誠信的缺失歸咎于市場經濟,這種認識水平比起嚴復來不知倒退了多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,誠信的缺乏正表明中國的市場經濟尚不夠成熟,其規則和秩序未能健全建立并得到維護。而之所以如此,原因甚多也甚復雜,可以追溯到文化傳統和國民素質。西方人文傳統中有一個重要觀念,便是人的尊嚴,其經典表達就是康德所說的“人是目的”。按照這個觀念,每個人都是一個有尊嚴的精神性存在,不可被當作手段使用。一個人懷有這種做人的尊嚴感,與人打交道時就會有一種自尊的態度,仿佛如此說:這是我的真實想法,我愿意對它負責。這就是誠實和守信用。他也會這樣去尊重他人,仿佛如此說:我要知道你的真實想法,并相信你會對它負責。這就是信任??梢娬\信和信任是以彼此共有的人的尊嚴之意識為基礎的。相比之下,中國儒家的文化傳統中缺少人的尊嚴的觀念,因而誠信和信任就缺乏深刻的精神基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許有人會說,“信”在儒家倫理中也占據著重要的位置。不錯,孔子常常談“信”,《論語》中論及誠實守信含義上的“信”就有十多處。但是,在儒家倫理系統中,“信”的基礎不是人的尊嚴,而是封建等級秩序。所以,毫不奇怪,孔子常把“信”置于“忠”之后而連稱“忠信”,例如“主忠信”、“言忠信”、“子以四教:文,行,忠,信”等??梢姟靶拧笔菑膶儆凇爸摇钡?,誠實守信,歸根到底要服從權力上的尊卑和血緣上的親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道德實踐中,儒家的“信”往往表現為所謂仗義。仗義和信任貌似相近,實則屬于完全不同的道德譜系。信任是獨立的個人之間的關系,一方面,各人有自己的人格、價值觀、生活方式、利益追求等,在這些方面彼此尊重,絕不要求一致;另一方面,合作做事時都遵守規則。仗義卻相反,一方面,抹殺個性和個人利益,樣樣求同,不能容忍差異;另一方面,共事時不講規則。在中國的商場上,幾個朋友合伙做生意,一開始因為哥們義氣或因為面子而利益不分,規則不明,最后打得不可開交,終成仇人。這樣的事例不知有多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毫無疑問,要使誠信和信任方面的可悲現狀真正改觀,根本途徑是發展市場經濟,完善其規則和秩序。同時,也很有必要認真檢討中國的文化傳統,使國民素質逐步適應而不是嚴重阻礙這個市場經濟健全化的過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國平,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研究員,中國當代著名學者、作家、哲學研究者,是中國研究哲學家尼采的著名學者之一。1945年生于上海,1967年畢業于北京大學哲學系,1981年畢業于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哲學系。著有:《尼采:在世紀的轉折點上》《尼采與形而上學》,散文集《守望的距離》《各自的朝圣路》《安靜》《善良·豐富·高貴》,紀實作品《妞妞:一個父親的札記》《歲月與性情--我的心靈自傳》《偶爾遠行》《寶貝,寶貝》,隨感集《人與永恒》《風中的紙屑》《碎句與短章》,詩集《憂傷的情欲》,以及《人生哲思錄》《周國平人文講演錄》等,譯有《尼采美學文選》《尼采詩集》《偶像的黃昏》等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bd55h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bd55h"><nobr id="bd55h"><nobr id="bd55h"></nob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bd55h"><form id="bd55h"><nobr id="bd55h"></nobr></form></for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bd55h"><nobr id="bd55h"></nobr></form><address id="bd55h"></address>